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魔法師AU,SE】追憶

前言:

ShayXEdward,偏親情向(O

依舊是私設很多的魔法世界AU

超長篇注意

人物是育碧的,OOC歸我(飛奔

=======


「Shay,我想請你找回潘朵拉之盒,但這可能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


距離Haytham在冰洋上委託尋找盒子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古文明的器物向來很難找尋,即便是現在資訊流通方便的時代也都能被刻意隱藏,於是任何訊息都有可能是器物去向的線索。


他為了追蹤潘朵拉之盒跑遍整個美洲地區,而運送盒子的人似乎是知道他在找尋自己,都能在他快接近之前逃到別處。


藉由威脅的方式從達文波特公會在拿騷的殘黨口中得知運送盒子的人已經逃到倫敦,Shay不得又再次驚嘆對方的逃跑速度。


好在弗吉尼亞公會願意提供旅費還有莫琳根的維修保養費用,否則只靠他自己經商及海運獲得的資金肯定會餓死。


「看來你把自己的運氣給操光了,Shay。」Edward坐在船長室的木桌上啃著一顆前幾日從法國商船上搶來的蘋果,並且笑咯咯地看著垂頭喪氣的船長:「搞不好對方想讓我們環遊世界。」


「這只是巧合,我的命運操之在我。」Shay搶過缺一口的蘋果,然後不管對方被啃過的部分咬下脆甜的果肉:「還有,別老是學那些水手說粗魯的話。」


「嘿,有些是從你那學的!」金髮少年把蘋果拿回來繼續吃:「踏上莫琳根的甲板第一步開始就註定我,Edward Finnegan,是海上男兒了。文謅謅的紳士可不是我的風格。」


「隨便你,我只想趕快找到古文明的盒子。」


「喔,我親愛的老師,你需要放鬆!」


坐在椅子上的Shay感覺到肩膀被揉壓,而且力道非常剛好。肌肉因為適當的按壓漸漸放鬆,他深深吐了一口氣並緩緩往後靠。


「以前我都是這樣給Cassidy按摩的……」後方的人聲音因為經歷青春期而低啞了些:「我的天,你的肩膀好緊,真該跟魔法師勞工部門投訴Haytham有多壓榨他的強力員工。」語畢,Shay便忍不住笑出聲。


「別這樣,他只是公私非常分明的人。」輕拍肩膀上的手,黑髮青年帶著笑容回應:「還有你說的對,我真的需要放鬆。」


莫琳根在清晨的霧霾中緩緩駛進倫敦的港口,船長Shay轉著舵盤將船隻向碼頭旁停靠,而身為大副的Edward則是拉開嗓門大喊要水手們準備下錨。


即便科技發達,大多人們依靠魔法傳送而不加以發展交通工具,大型的交通工具停留在飛行船以及帆船的階段,只有不會使用魔法、大量運送、節省交通費用等原因才會需要用到它們。


下船以後他們向附近販賣魔法雜物的店家買了附上傳送咒語的物品,又隨意找了一條空無一人的暗巷使用。魔力製造的小漩渦將會把他們送到了市中心,但不幸的是這漩渦將他們扔在小樹叢上。


「噢!那玩意出了什麼毛病啊?」壓在Shay身上的金髮少年抱怨著。


「可能是買到劣質品了?」黑髮青年覺得快被壓得快喘不過氣,只盼望身上的人趕快起身。


似乎是他們造成的騷動吸引到別人的注意,一名穿著樸素的金髮女子靠近兩人所在的樹叢。她伸手抓起Edward的臂膀以幫助對方站立,接著她又牽住Shay的手將其拉起來。


「女士,真是謝謝妳。」Edward親切地微笑答謝。


「爸?」然而女子卻是用驚訝的表情呼喚面前的少年。


「等等,爸爸?」


原來兩人是被傳送到肯威大宅的花園,正好碰見了女主人,也就是Haytham的姐姐、Edward Kenway的女兒—Jennifer Scott。


被弟弟從Reginald的手中營救回來之後,她就與幾位女僕居住在宅邸。即便對外只有和Haytham保持聯繫,她卻認為這樣非常自在。


Jennifer將兩位突來的訪客引進客廳,邀請他們坐下後,她手揮動幾下,櫥櫃中的茶具便自己飄到桌面上並整齊地放置好。


「原諒我剛剛的失禮,先生。」女子接過僕人端來的熱茶及糕餅:「你真的很像我父親年輕時的樣子。」


「沒事的,」Edward語氣感覺就像習慣了一般:「我旁邊這位的上司也對我說過這種話。」


「喔?」Jennifer看Shay了一眼:「你的上司莫非是Haytham?」


「是。」黑髮青年點頭。


Jennifer聽見對方的回應不禁嘆一口氣:「我不是跟他說別把公會的麻煩帶到這嗎?那自大又無情的工作狂。」


「不、不,妳誤會了。」Shay趕忙否認:「我和Edward只是來旅遊的,對吧?」


「是啊!我們只是來倫敦逛逛!」Edward應和著旁邊人的話。


「希望如此,我受夠魔法師們為了所謂的理念自相殘殺了。」


後來他們談到家人,Edward跟Shay很多話都是誇讚著Finnegan夫婦的親切及溫柔,而換到Jennifer訴說自己的家庭時她的表情非常地憂鬱。


很多都是對於自己父親的抱怨,要不就是碎唸著自己的弟弟走向和父親不同的道路。


Jennifer的能力很多都是遺傳到Edward Kenway的,像是方才擺放茶具使用到的飄浮能力,甚至是大宅裡的幽靈女僕都是她自己召喚來的。


她曾以為自己也能為魔法師和普通人和平共處盡一份心力,然而她父親卻把教導魔法的心力都放在Haytham。


她那位弟弟先天所會的能力都和他的完全扯不上邊,她非常嫉妒並難過自己為何不能為理念奮戰。


但最後她漸漸厭惡也不後悔沒被教導,畢竟理念的鬥爭帶走她父親的性命以及她曾經還不討厭的弟弟。


「你們真好,有個非常美好的家庭。」Jennifer面無表情地說著,但是Edward能觀察到對方的眼神充滿羨慕。


「聽到妳的遭遇,我很遺憾,女士。」Shay憐憫地安慰。


「沒事,一切都過去了,時間可不會倒退。」女子緩緩起身:「我待會還有點事,你們可以先隨意逛逛。」說完,她吩咐旁邊的女僕將自己的茶杯收走,並且離開客廳。


對這座宅邸前主人有所耳聞的Edward做夢也沒想過自己能夠參觀其的故居,走在身後的Shay能感受到他的喜悅。


他們延著長廊走,大宅的擺飾幾乎是以航海為主題,走廊擺著船模、旗幟還有船航行在大海上的掛畫。


當來到了廊道的盡頭,他們看見有道門是唯一敞開的。


Edward先走了進去,看見裡頭不遠處放著一座鋼琴,他靠近並不自主地伸手撫上琴鍵。


「Edward,沒經過人家同意別亂碰!」跟著進來的Shay提醒道。


「碰一下就好。」


金髮少年自顧自地只用一指彈起琴鍵,他跟著琴聲唱起小調。


I dreamed a dream the other night.

Lowlands, lowlands away me John.

My love she came, dressed all in white.

Lowlands away.


航海多年的Shay聽得出來對方唱的是船歌,不過地面微微震動還是吸引到他的注意,就在兩人後方的木製地板忽然移開出一個入口。


「我的天……」


She made no sound, no word she said.

Lowlands, lowlands away me John.

And then i knew my love was dead.

Lowlands away.


Then i awoke to hear the cry.

Lowlands, Lowlands away me John.

Oh watch on deck.

Oh watch, ahoy.

Lowlands away.


通往地下的樓梯隨著樂聲漸漸顯露出來,直到Edward唱完了歌曲,地板才停止移動。


「感覺自己一下子活了四十幾年……」金髮少年停下彈琴的動作。


Shay注意到對方說話的口音改變許多,而對方只是對自己笑了笑。


「看來要解釋的事可多了。」


「首先,我先自我介紹吧,兄弟!」


「我叫Edward Kenway,也是你認識的Edward Finnegan。」


真是見鬼了,死了十幾年的人居然活過來又返老還童,還跟自己生活一起這麼久,Shay對這世界的認知開始產生懷疑。


他被Edward帶進地下密室,心裡不禁疑惑是不是這位少年在玩什麼角色扮演的把戲。


接著,又看見對方走到牆邊把鑲在上頭的手柄拉下,密室的入口就這樣被木製地板慢慢封回去。


好吧,看來他不是在裝神弄鬼。


見對方對於這密室的機關有所熟悉,Shay這才有點相信這小子真的是Edward Kenway本人。


但,他還是充滿疑惑。


「我知道你心裡一定想著,」


「天啊,他不是死了十幾年了嗎?」


「為何會變成一個小孩子,還跟自己生活了這麼久?」


Edward從桌上取走一支閃著微弱金光的瓶子和一封被拆開過的信,拿到Shay面前遞給對方。


Shay稍微閱讀了信件,看見底下的署名他訝異地瞪大雙眼。


那是來自義大利奧迪托雷公會的信件,還是會長Ezio Auditore寫的。


「自從我開始投身在古文明研究,奧迪托雷跟馬西亞夫這兩公會的會長便開始跟我合作。」Edward抽走了瓶子,並搖晃幾下裡頭僅存不多的液體:「而這是黃金蘋果釀製的酒,是他們贈送的禮物。」


「黃金蘋果是只在北歐地區生長的稀有果實,古文明人曾想藉由食用它以在太陽閃燄吞沒他們之後復活。然而,它的作用只對於有完整屍體的死者才有效,但副作用是會變回孩童並失去記憶。」


「這是經過稀釋的酒液,所以只能幫我抵擋致命傷。不過,好處是還可以用其他方法恢復記憶。」


Shay聽完這才恍然大悟,但一時接收太多訊息的他還是揉起太陽穴:「好吧,我懂了,所以事實上你根本沒死,還變成小孩。」


原來這折騰自己十幾年的小子還是曾經鼎鼎大名的魔法師,真是個好消息。


「別過來!!」突然從地面上傳出女子的尖叫聲。


「該死,是Jennifer!」Edward趕緊將牆上的拉桿往上扳,通往上方的出口正緩緩移動出來。


兩人從密室趕出來、聽辨完吵鬧聲的來源,然後往大廳的方向跑過去。


「我不知道父親的密室到底要怎麼打開!你這死人為何不滾!」


「Scott小姐的脾氣還是一樣拗,看來被賣去當奴隸的教訓沒把你的氣質給教好。」


「是Reginald?他不是死了?」躲在暗處的Shay看著和女子面對面的男人問道:「我還記得先生參加過他的喪禮。」


「你看他一點氣色也沒有,」Edward指了指前方:「是亡靈法術,而且還是更進階的。」


「你的意思是我們看到的是殭屍?」


「不,是巫妖,但沒多厲害。只要能摧毀他帶在身上的命匣,他就再也不能作亂了。」


「直接用氣動槍把他炸成碎塊?」


「嘿,我女兒在附近,你別這麼衝動!」


「那我去吸引他的注意?」


「好,然後等我的口令。」


得到Edward的准許,Shay這才從門後走出來,他假裝自己只是個聽到吵雜聲而出來看的訪客。


「發生什麼事了,Scott小姐?」他看了看前方的情形,接著裝作驚恐地表情:「我的天,先生你在做什麼!」


「這是我和她的私事,別插手。」Reginald說話的語氣死氣沉沉,他有些腐爛的手指掐著Jennifer潔白的頸子:「不想我傷害她,就請走開。」


「有話好好說,我想沒必要動手動腳的!」Shay繼續勸說,並且等待Edward下一步的指示。


「他說的對,你以前教了我那蠢弟弟這麼多禮儀,那更應該當個紳士對待一位女士。」Jennifer狠狠地瞪著掐著自己的男人。


「也是,我是不應該對女生動手動腳。」Reginald僵硬地勾起嘴角,並把女子扔到一邊,幾具泛綠光的骷髏隨後從地板鑽出來。


「但對你動武總行了吧!」


枯骨撲了過來,Shay迅速抽出火槍朝其中一具的頭部扣下扳機,然後又往幾具扔出烏黑的羽箭。


Reginald對其丟出黃綠光射線,對方施放更多黑羽擋住光束。


爾後,更多的不死生物冒出來包圍住Shay。


見更多的敵人被召喚出來,Shay有些不耐煩地大吼:「Edward你到底躲去哪了?」


「來啦!」少年大聲回應,緊接從地板發出強烈的黑光,骷髏一瞬間被毀成一塊塊碎骨散在地面。


Edward從懸掛在天花板的吊燈上躍下,將還處於驚訝之中的Reginald壓倒在地。


「驚喜,Birch。」金髮少年手握槍枝抵在底下人的頭部:「到死還是不放棄古文明嗎?」


「Kenway!?」巫妖的表情更加驚恐且猙獰:「你不是死了嗎?我記得那個傭兵不是……」


「把劍穿過我的胸口,那確實他媽的超痛。」Edward不以為意地笑了笑:「你也該試試,不過我那心狠手辣的兒子似乎下手更狠。」說完便伸手將Reginald的衣物扯開,裏頭被腐蝕的窟窿暴露在外,一條墜鍊正躺在那充滿爛肉的洞口附近。


「別碰那鍊子!」Reginald哀求著。


「東方人說過一句話,君子報仇,超過十年也不晚。」金髮少年扯掉項鍊:「傷害我還能夠忍受,不過敢碰我的家人我絕不允許。」


墜鍊被狠狠摔在地上,接著被Edward掏出火槍一槍射碎。


「不!不!我明明……」


巫妖沒說完話就停止活動,一場亡靈法術造成的騷動總算是結束了。


Edward對著Shay露出以前在海上征戰勝利時會露出的笑容,對方還未反應過來,Jennifer已經跑過去抱住了他並大喊一聲:「爸爸!」


「喔,我的乖孩子!」還是年輕時模樣的父親環抱住他的女兒。


Jennifer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在房間內,她緩緩地下床走到窗邊,幽靈女僕以往般地穿過木門進來,並且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待她的命令。


「主人有什麼吩咐?」


「妳先去看看晚餐準備好了沒,我隨後就出去。」


「是。」


肯威大宅現任的女主人轉頭看向了放在梳妝台上的船模,然後又看向窗外,外頭的景色已經被黃昏的晚霞染成金黃。


「我剛剛好像做了個特別的夢。」


「夢到父親你真的回來這裡。」


END

=======

「你怎麼不跟她相認?」Shay撐著臉頰,鳥瞰被黃昏陽光照耀的倫敦:「搞不好你可以重振Kenway家的家業?」


「一切都過去了,時間可不會倒退。」Edward灌一口朗姆酒:「現在我可是莫琳根號的大副,不是Jennifer的爸爸。」


「再說,你一定需要我四十幾年來累積的豐富經驗,我可捨不得我以前的老師失去方向。」


Shay轉頭看向身旁的少年,金黃的髮絲在微風飄盪讓他看得有些入迷,他不自覺勾起嘴角。


一種自己照顧的孩子終於長大的感覺湧上Shay的心頭,儘管對方本來年紀就比自己大。


「喂,在笑什麼!」


「沒什麼。」


=======

註1:黃金蘋果參考北歐神話中伊登守護的青春蘋果

=======

後記:

愛德華從小正太到恢復記憶的故事告一個段落

一個腦抽就把伯奇給挖墳出來了,畢竟魔法世界嘛

有巫妖這種生物超正常的,當然菜鳥級的只能把命匣帶在身上XDDD

假如喜歡我的故事,歡迎留下愛心或是評論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