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微SE】論人魚的執著

前言:
主線故事的前篇,這篇試閱的完全內容
文章碼著碼著就跟上次的塗鴉完全脫離主題設定
設定請參考〝現代奇幻架空設定第一彈〞〝現代奇幻架空設定第二彈〞
微Shay/Edward,當作只是歡喜冤家也可以
文筆不好,OOC注意
======

「謝謝你,厲害的法師,」一對夫婦一邊牽著互相的手,一邊充滿感激地面前的男子道謝。「等了這麼久,我們總算是能重逢了。」

「不會,」對方數了數手裡那疊鈔票,有些心不在焉地回應。「別把你太太的戒指給弄丟了,記住〝物在人在,物無人無〞。」語畢,他便收好錢轉身就走。

Edward Kenway,是位專門收錢辦事的亡靈法師,在更早以前他是位刺客大師。

所謂的更早以前,是他上一次去世的時候,大概是幾百年前了。

沒錯,他死過,但又被一個法師復活過來,經過一番訓練後他也成了一位亡靈法師。

「想不到這年頭還是有人信這一套,」完成一份委託的Edward坐在河岸旁的長椅上,看著夜景碎唸。「也好啦,這樣我才有錢賺。」

「Mr.Kenway, Where is your son?」男人渾厚的嗓音和溫熱的鼻息突然襲在被金髮蓋著的耳邊。

「操!」Edward急忙從椅子上跳起大罵。「Shay Cormac你這渾蛋,不要突然出現在我後面!」

「如果你早點把sir交出來,我現在也不用出現在你背後。」那位叫作Shay的男子無奈地攤手。

「兩百多年了,一直為了我兒子追我不累嗎?他媽的,老子都累了!」

「覺得累就把你兒子交出來,上次我就看到他在你旁邊!」

「那、那是你的錯覺,要不是看在Haytham在天之靈份上,我老早就想用法杖敲醒你的腦袋!」

Edward果然從手中變出了頂端鑲有藍寶石的骷髏法杖,還雙手高舉要往前方比自己人高馬大的傢伙頭上敲過去。

「等等、等一下!」Shay反應快速地將提在手上的那幾瓶朗姆酒遞到對方面前。「我請你喝酒,咱們停戰一次,好嗎?」

兩個大男人坐在小套房內的一張加大單人床上,床頭旁邊的小桌子放滿了東倒西歪的酒瓶。

長久以來追尋大團長的Shay萬萬沒想到要進來一位前刺客大師居住的地方會這麼容易,居然只需要幾瓶酒,他深深思考自己為何沒早點想到這方法。

他眼睛左看右看尋找自家上司的蹤影,不過整個房間裡只有他跟在旁邊已經喝得醉醺醺的Edward,也沒其他人在了。

「嗝……」旁邊的金髮青年慵懶地靠在Shay的肩膀上搖了搖手裡的酒瓶,發現裏頭一滴酒都沒有失望地扔到一旁。「唔……沒了呀……」

「兒子!!!幫我拿酒!!!」

「Haytham,他媽的你去哪!!!」

Edward不管是否有鄰居被吵醒,他拉開嗓子、揮舞著手臂大呼小叫。

「兒子!!!你到底……唔唔!!!」

Shay忍受不了旁邊的吵鬧聲,伸出手摀住酒醉男子正大叫著的嘴,另一支空著的手則是抱住對方的身體試圖讓其不亂動。

「哇!!!放開我!!!」

「Edward你會吵到隔壁鄰居的。」

經過一番吵鬧,懷裡的金髮青年總算動作緩和下來並停止大吼,Shay才放心的把人放開。

「Haytham……你說我是不是很蠢啊?」Edward依在後面的人身上嘟囔著。

「啊?怎麼說?」Shay聽到自己被當作對方兒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但還是回應了。

「我以為把你放在帽子裡以後就不會孤單了,可是有個渾蛋總想要把你帶走。」

「我這老人家就剩你一個家人了。」

「為什麼那他媽的法師要復活我……」

「都不知道老人家最怕寂寞的嗎?」

「嗚……在地獄搞不好還可以跟黑鬍子他們再見……」

「該死的老天爺……」

Edward說著說著,語氣漸漸開始帶了哭腔。

竟然哭了。Shay對Edward酒醉的行為感到驚訝,那個傍晚要拿傢伙打自己的青年、幾百年前令人聞風喪膽的公海之王是這麼害怕寂寞的人。

不知該如何安慰的Shay只好將雙手環住懷裡的青年,現在兩人的姿勢就像情侶抱在一塊。

這時的氣氛非常尷尬,一個要把別人兒子帶走的渾蛋正以那位〝別人兒子〞的身分安慰哭泣的醉漢。

「天啊……我到底在幹嘛?」Shay遠望窗子外的夜景小聲問著自己。

「你在做蠢事,莫非你的智商都跟你的魚尾品種同化了,Shay?」這說話聲冷冷帶了點嘲諷。

「Sir?你什麼時候在的?」Shay抬起頭看見面前站了一個人,深藍的裝束、雙手收在背後的站姿以及那張總面無表情的俊臉,那正是他一直尋找的聖殿騎士大團長-Haytham Kenway。

「我一直都在,父親之前用了點把戲讓我的靈魂能夠站在這。」Haytham看了一下在別人懷裡呼呼大睡的父親,然後嘆了一口氣。

「對了,你們剛剛做的事我全看在眼裡。」

「當然,包括你之前怎麼追著我父親。」

Shay一聽覺得非常不好意思,原來自己做的事情都被上司看到了。

「哼,」Haytham冷笑著。「難道你以為帶我過去找聖殿騎士有任何用處嗎?我都死了幾百年了。」

「這些日子所能做的只有陪著父親,自從他被復活之後死亡就帶不走他了。」他伸手摸了摸Edward金髮。「我可捨不得一個被死神遺忘的老頭孤獨度日。」

「……」對方只是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不過你要把我帶走,我也不會阻止你。」Haytham面無表情地看著黑髮青年。「三角帽就在前方的櫃子上,反正你帶走了,我還是必須離開。」說完他就走到櫃子前,整個身體開始漸漸地透明,最後整個人消失在房間。

Shay起身把抱在身上的Edward放在床上,抓起手邊的被子輕輕蓋在熟睡的人身上。他看了一下櫃子上的三角帽,又看了一下床上。

對啊,他到底找團長是為了什麼?他們確實早就跟聖殿騎士脫離關係了。

兩百多年過去,黑髮青年似乎也忘記自己找對方的真正目的,完全只是盲目的去追尋。

「這次還是算了。」他搖搖頭,看著一個大男人喝酒醉哭成那樣,心裡不免還是有些同情。

Edward是被午後的陽光叫醒的,宿醉帶來的頭痛讓他起床時非常吃力。

「父親,喝點水。」Haytham遞了一杯水給床上的人。

「謝了,Haytham。」Edward接過去喝了一口,接著他忽然抬頭一臉驚恐地看著面前的前聖殿騎士。「等等,你居然還在這!?」

「Shay比起那群刺客,多少還是會保持承諾。」幽靈提醒自家父親昨日和Shay的停戰協定同時也不忘諷刺之前的敵對。

這時從床頭櫃那處傳出嘹亮的歌聲以及震動,金髮青年伸了伸懶腰,接著拿起放在櫃子上的手機。

「喂?」

「Ciao!你就是James吧!」另一頭的人說話帶著義大利口音。

「我這邊非常需要你的專業協助,明天到機場,我們會有人接你。」

「價錢等你到了加拿大我們再好好談。」

「就這樣啦!」

「小病毒!我約到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嗎?」

Edward掛掉電話,跟站在旁邊的Haytham對看。

「要搬家了?」幽靈疑惑地歪頭。

「沒錯。」

END

======
後續

Kenway父子到了加拿大之後……
「聖勞倫斯河有疑似人魚的不明生物出沒,」Haytham翻著報紙。「根據目擊者的描述,他們看到巨大的鱈魚尾巴拍打水面。」說完,他聽到後方有玻璃摔碎的聲音。

「父親?」

「沒事,只是手滑!」

Edward說是這樣說,額頭卻冒著冷汗。

看來魚類的記憶力非常不可靠。幽靈嘆了一口氣。
=====
註:
1、Kenway父子都知道Shay是人魚
2、Shay之所以被Haytham當天一勸完隔天就忘記了,是因為短期記憶在變成人魚之後就很不好,只記得要找大團長的事情和過去的記憶。
3、Edward手機鈴聲是黑旗中的船歌Drunken Sailor("Weigh-hay and up she rises"的那首)
=====

鬧酒瘋的爺爺好可愛^q^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