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有天我的遠房親戚送了頂帽子(4)

前言:
現代奇幻架空設定
文筆差,OOC、劇情多BUG注意
日記體(底線)和第三人稱視角穿插
設定請看:架空設定第一彈 和 架空設定第二彈
本篇出沒CP:Ezio X Altair
=======
如果要我比較人生中最令自己震驚的事情,第一件事就是三角帽住了一個出生在18世紀的幽靈,第二件事就是你看見被自己體驗記憶的人〝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照理說對方應該死兩百多年了)

原來James真正的名字叫Edward Kenway,就是被我體驗記憶的那個本人。


我不怪他會這樣隱瞞我,就像〝暮光之城〞那位吸血鬼男主角去刻意隱瞞自己的身分,畢竟正常人很難去接受一個人居然可以活的這麼久。


他原本想在派對之後坦承一切,不過因為他的老大—Altair(打開門找Edward的短髮青年),於是行程被提早了。


一場派對就這樣變成了聯誼大會,即便今天的確是Frye姐弟的生日。


Edward帶著我認識在屋內的所有人,然而在場的人除了我沒一個是〝正常人〞。


沒錯,沒一個是〝正常人〞,包刮我在工作室的同事—Evie和Jacob。


Altair,高齡800多歲的刺客大師,研究伊甸蘋果接觸到其中隱藏的永生咒語,所以肉體不會因為任何因素死亡、老化。他的偉業除了發揚兄弟會,還包刮創立了老人會(Oldmanhood)給予〝體質特殊〞的刺客血脈作庇護所。


Ezio,也是刺客大師跟老人會創辦人,Altair身上的咒語導致他返老還童並得到永生(對方在提咒語如何傳到他身上時,他居然露出癡迷的微笑)。不知為何千萬不能叫他唱歌,我不懂為何在場的人非常不想提原因。


Frye姐弟,半精靈,祖先是和他們倆同名同姓的刺客大師。為了蒐集Abstergo工業的機密資料,他們冒名英國分公司員工的身分潛入〝17號樣本〞工作室。
母親是來自北歐的精靈(聽說如同魔戒的精靈一樣美麗),父親是兄弟會的成員。因為這樣的混血身分,他們除了是兄弟會的刺客外,同時還是老人會的成員。

至於Edward跟Haytham,他們也都有參加老人會。


聽完這些人物介紹,我感覺就像進入了奇幻世界,面前那些人都是巫師、女巫,而我只是個〝麻瓜〞。


不過如此形容好像也不太對,在場會施法術的似乎只有Edward。


「別用〝我看到什麼鬼〞的眼神看我們,Connor。」頭髮用紅絲帶綁馬尾的男子以濃厚的義大利腔調說話。「也許你隔壁鄰居搞不好也是什麼奇幻生物。」

「第一文明滅亡前留下了帶有魔法的器物、遺跡及他們製造出來的生物,像是人類、人魚、精靈……等。然而因為人類帶頭讓所有生物從先行者的掌控中解放,其他生物才會選擇融入人類或是隱藏在大自然。」Altair有別身旁的義大利青年,在向Connor說明的時候語氣非常嚴肅:「Connor,我們之所以會請你過來……Ezio!」話還沒說完,旁邊的人突然就把Altair強行摟到身邊。

「我們先把第一文明啊、伊甸神器那些嚴肅的東西放到一邊吧!」Ezio笑盈盈地揉一揉懷裡人兒的短髮,又往對方臉頰親了一口。「今天可是Frye姐弟的生日,替壽星慶祝為第一優先。」

「是,如果你不跟大導師秀恩愛,這話會更有說服力。」Edward抱胸吐嘈眼前兩人的親暱行為。

後來聚會開始之後陸陸續續也有其他人加入。(他們居然還邀請了一位〝病毒〞?不會擔心〝他〞傳染疾病嗎?)


Edward跟Ezio總是在Altair跟我提到〝第一文明〞相關的事情用其他話題帶過,我覺得他們想隱藏什麼。


或許他們只是單純不想讓我一下子知道太多事情吧?


老實說,我對〝第一文明〞的事情真的有些難以消化。


唯一懂的只有,這世界還真的有魔法跟奇幻生物。


Connor坐在一旁看著自己兩位同事還有其他人互砸奶油派,一邊還用小叉子切著放在大腿上的那盤蛋糕。

將近十天的時間可以發生這麼多變化,自己這幾天下來都在窺探〝遠房親戚〞的記憶、同事是和別的種族的混血兒、自己隸屬的公司隱藏著不人道的真相……等,這些是他完全意想不到的。

印地安男孩開始煩惱自己參加這場生日派對是場錯誤,或是說從參加Abstergo娛樂的面試開始就是錯誤的開端。

剛和別人乾了一杯酒的Edward瞥見有個高大男孩正坐在一處沉思,他把空杯隨便塞給旁邊一個人接著往男孩所在的地方走去。

「小子,」Edward不管Connor願不願意讓自己坐在旁邊,他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去。「怎麼不去跟Frye他們玩呢?」

「我怕衣服髒了,母親他會很難洗。」印地安男孩苦笑著。

「你無論有沒有跟他們玩,衣服還是得洗啊!」金髮青年拍拍對方的肩。「就像你的工作,無論你有沒有幫人駭進電腦偷影片,你總有一天也是會知道他們如何拿到Desmond的DNA。」

「你為何這麼認為?」Connor沒有像之前閃開對方對自己的接觸,他疑惑地看向旁邊的人。

「曾經有個長得跟你很像的傻小子他被別人問過〝就算你想要保護的人拋棄了你,你卻還在堅持,還在奮戰。這是為什麼?(註1)〞,」Edward微微垂下碧藍的雙眼。「他回答〝因為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做了!(註2)〞。」

「這和我看到那部影片有什麼關係呢?」

「即便你循序漸進地在Abstergo娛樂往上升職,他們還是會讓你看到那些。接著,你會做的事情絕對不會是只有離職這麼簡單了。」

「一切都是註定好的,你怎麼想繞過都不行。」

「命運選擇你去知道這個秘密,我想它一定是自己的原因。」

「我看得出你的本性,你不像我年輕時見錢眼開,你熱心、天真而且充滿正義感。」

「上天可能是希望你這種人知道些什麼,然後要你去做什麼吧!」

Connor聽完對方講完一番話,他又低頭開始思考:「要我去做什麼啊……」

「放鬆點,」金髮青年笑咧咧地又說:「命運不只是把你推入這兔子洞然後放生你,它時間到了還是會給你方向的。」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印地安青年點點頭道謝。

「別客氣,應該的。」Edward露出兩排大白牙並比了個大姆指。

「啊,是說我兒子Haytham沒欺負你吧?」

「沒有啦,只是偶爾會想偷看我的日記。」

「我的天……我不是提醒他多少次要給孩子隱私空間嘛!是說,你怎麼沒把他帶來?」

「喔,母親說帽子太髒所以拿去洗衣機洗了。」

「老天!居然拿去洗衣機洗了!?」

「怎麼了嗎?原來不能拿去洗衣機洗嘛!?」

「沒錯……還好Haytham會游泳、憋氣。」

我大概知道為什麼Edward聽到三角帽被拿去洗嚇得半死了。


後來回家之後,我看見Haytham一臉充滿怨氣、全身濕淋淋地站在陽台那。

就像一個水鬼……還好母親今晚也有聚會,不會看到這麼嚇人的景象。

TBC
註1、註2:3代Connor跟Lee在碼頭的船隻追逐所說的對話。
======
後記:
【系統】Edward 獲得 用洗腦模式勸自己孫子的轉世不要離職 的成就

愛海參請不要隨便拿本體去水洗(不

第一文明在架空設定算是一群會用魔法又長得像人的生物組成的文明,然後他們做的那些器物(伊甸碎片)也自帶了一些咒語跟魔力。
然後他們很喜歡用奇怪的技術做出一堆奇幻生物還有人類,然後就是原本遊戲中說的用伊甸蘋果控制、奴役他們。
金蘋果有永生咒語是參考聖經的生命樹,Altair能把咒語傳給Ezio大概是因為真愛之吻什麼的(等等

评论(10)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