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有天我的遠房親戚送了頂帽子(5)

前言:
現代奇幻架空設定
文筆差,OOC、劇情多BUG注意
日記體(底線)和第三人稱視角穿插
本篇有出現CP描寫:Shay X Edward
設定請看:架空設定第一彈 和 架空設定第二彈
=======
2013年11月11日

由於上週六出來加班,Lemay小姐就讓我今天放假,好像是怕長時間操控Animus會影響心理的樣子。

藉這次假日,我決定帶Haytham出去透透氣,感覺再不帶出門他恐怕會發霉。不過在這之前,我得讓他換套衣服,以免路人都盯著他那身以前人的裝扮看。

Haytham看見Connor一大早就蹲在地上翻找裝滿衣物的紙箱,嘴裡還不斷在碎唸。

「Connor?」

「Haytham,你來的正好!」印地安男孩從衣服堆抽出幾件襯衫及西裝褲,然後隨手往後拋。「我在幫你找出門要穿的衣服,這些你試試看。」

「Huh?」騎士團團長的鬼魂感到非常不解。

Connor假裝自己聞到了臭味輕捏鼻子,語帶些嫌棄地抱怨面前的幽靈:「你需要出去曬點太陽,我聞到你身上有股快發霉的味道。」


「……幽靈不會發霉,Connor。」Haytham皺起眉頭反駁。「而且我不需要曬太陽,真的不需要。」

「難道你不會想活動身子?你不能總是把自己悶在帽子裡。」Connor雙手抱胸盯著。

「好吧,」幽靈向對方的堅持妥協,他撿起幾件自己看比較順眼的衣服之後走進浴室。「我當作是你希望有人陪你出門。」

趁等待Haytham換衣服的時間,Connor坐在床上滑起手機並瀏覽裡頭的照片。

當滑到一張合照的時候,他便停下手指不去滑動。那是張全家福,上面是Ziio抱著小男孩和一位穿西裝的灰髮紳士站在一塊,後方的建築物和Connor現在的住處有些相像。

「父親,」印地安男孩觸碰著男子的臉龐,眼神充滿懷念。「你在天上過得好嗎?」

「Connor,你覺得怎樣?」換好服裝的Haytham一邊整理衣服一邊從浴室走出來。

沉浸在思念之中的Connor聽到別人呼喚自己趕緊抬起頭,接著他目瞪口呆地脫口說了一個詞:「父親!?」

「你是還沒醒嗎?我不是你爸……」不過要我當你父親也不是不行,小子。Haytham把後面那句勉強吞在肚子裡。

「哇喔!看來我爸這套衣服真的很適合你!」就連樣子都快要一模一樣,只差沒剪掉後頭那小馬尾了。印地安青年聽見對方的否認反應過來並趕緊稱讚,同時心裡說著後頭的話。

「我不會因為你稱讚我而給你獎勵,Connor。」鬼魂雖然嘴裡這麼說,但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走吧,記得帶上我的帽子!」

那時我真一度以為父親出現了,也許是Haytham穿的是父親在拍全家福時的衣服,所以才會有這麼樣的錯覺吧!

而且樣子再怎麼像,父親的溫柔是對方沒有的。即便他也是個紳士,嗯,說話總是尖酸刻薄的紳士。

我帶著他到Arno開的咖啡廳,但願Haytham不會因為Arno是法國人而跟他起衝突。

「早安,Arno。」Connor一走進門便對吧檯後的人打招呼。
對方聽到聲音抬起頭,他招招手回應:「好久不見了,兄弟!」然後他走到吧檯外,再來給比自己高大的印地安青年大大的擁抱。

「還帶了新朋友!」Arno注意到後面站了一個人,他踮起腳尖想再更看仔細。「喔,還是個〝老〞朋友,我以為Connor你都會跟比較活潑的人交往!」

「呃,他只是遠房親戚。」Connor神情帶有尷尬地否認。

遠房親戚真是個好拿來作解釋的關係,大多人都不會為此多去懷疑。

還好Haytham沒用他擅長的冷嘲熱諷去回應Arno的話,只是他的臉色變得非常臭。

剛被引領到座位上Haytham就起身要走,Connor有些擔心對方是不是不開心,然而他只是面無表情的回應:「我只是到處晃晃,你先跟你的朋友好好聊。」

「你這親戚好像很難搞。」Arno彎下腰在印地安青年耳邊竊竊私語。

「是啊……」何止個性難搞,還〝很神出鬼沒〞。Connor點頭同意,同時心裡腹誹著。

「啊,Elise待會要過來拿東西,」Arno看一下手錶,接著轉身要回吧檯:「我得先幫她做點甜的,待會Shay會過來幫你們倆點餐。」


「Shay?」Connor聽到有不熟悉的名字而歪頭。「我以為你都不請店員的。」

「他是我的房客,只是沒錢繳房租就來我這當服務生。」馬尾青年面露苦笑解釋。

從Arno身上似乎能聞到一股玫瑰花綻放的味道,還帶了點酸味……這就是一個人陷入愛情會散發的氣味嗎?

後來果真有個新面孔走過來要幫我點餐,這人不笑起來比Haytham平常的臉還要冷漠,雖然微笑起來才稍微有些親和力。

我想Arno真的是太可憐他沒辦法繳房租才請他當服務生。

Connor正要將菜單遞還給旁邊的服務生的時候有一男一女走進了咖啡廳,他一眼就認出紅髮女孩旁邊的男生,是Edward。

「Con……」金髮青年看見印地安青年原本想要打招呼,然而他注意到站在一旁的黑髮服務生,嘴巴忽然像被噎住了一樣卡住聲音、碧藍的雙眸瞪得大大的。

服務生也看到Edward,他在對方露出驚恐的表情同時收起了微笑、眼神一瞬間變得非常銳利。

「Elise,我突然有事先走了!」Edward一調頭想拔腿就跑。

「給我等一下!」

Connor驚訝地看著Shay迅速追上去,然後將差點逃出門的金髮青年困在門板上還把手按在門把上,那動作流暢的就像已經事先練習過好幾次。

黑髮男子低下頭緊盯面前的人那對海藍色雙眼問:「你到底把團長藏到哪了?」

「我、我……弄丟了!」比Shay矮小的Edward試圖迴避那緊逼的視線,說話時還帶著顫抖。

「你向來都這麼愛說謊嗎,Edward Kenway?」咖啡廳服務生抬起對方的下巴要其直視自己,逼問的同時他似乎忘記還有工作要做。

「那個,你可以放開Edward嗎?」看場面和在門上的那兩人姿勢非常尷尬,Connor忍不住起身想勸店員放開金髮青年。

Arno剛從吧檯後的門走出來見到門口的情況也露出驚訝的臉:「哇喔……Shay你在演哪齣?還有Elise親愛的妳別開始拍起照來啊!」

後來門被用力打開,在門口的那兩人被推到旁邊的牆壁。

「你們法國佬的門這麼容易壞掉要怎麼做生意啊!」Haytham一臉嫌棄的勉強從開一半的空間鑽進來,然而他不知道門板的另一邊擠著兩個大男人。

「門的後面有人,Haytham……」印地安男孩表情尷尬地提醒。

Edward跟Shay從門那出來以後都跑去了洗手間,等他們到出來的時候還看見Edward一直用紙巾擦自己的嘴巴。

Arno跟Elise都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那兩個人,至於Haytham則是鄙視著Shay。

等Arno他們情侶倆走到外面,Edward才讓Shay說來龍去脈。聽了對方解釋之後才知道,原來Edward把他的上司給藏起來(現在是找到了)。

可是從他逼問的動作感覺就像一些日本漫畫的男主角對女主角會做的事情,根本不是在問對方把人藏到哪裡啊!

「所以,帽子現在在你這?」Shay瞪著Connor。「那我可以把團長帶走嗎?」

「我跟你解釋多少次了,你現在把我帶去給現代的聖殿騎士也不能做什麼事。」Haytham冷冷地搶在印地安男孩想回應之前說。「為何你總是不能記起來?」

「Sir,您有說過嗎?」

「……有。」

要不是Edward補充說明對方是條人魚而且記憶力跟魚一樣,我還以為Shay在記憶方面有障礙。


後來Edward決定跟Arno商量要把Shay帶回去老人會,大概是怕Shay的狀況之後可能會嚇到Arno吧!


至於Haytham,我以為他會跟著回去的,但他堅持要繼續待在我家。


看來我短時間跟那群奇幻生物脫不了關係了。


TBC
=====
後記:
大團長,你爸被門咚了

评论(10)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