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有天我的遠房親戚送了頂帽子(7)

前言:
現代奇幻架空設定
文筆差,OOC、劇情多BUG、角色爆粗口注意
日記體(底線)和第三人稱視角穿插

然後,說好的雙魚組番外還在我的腦袋(等等
=======
2013年11月14日

我在公司許多地方發現一些上面有QR code的便條紙,感覺似乎是知道我會經過那些地方所以才貼上的。

那些字條掃描下來的訊息也非常詭異,感覺就像昨天夢到那個女人所會說的話。


那女人是幽靈嗎?是跟Haytham還有Desmond一樣的存在?


結果Evie才提醒我多久,John又在我去總監辦公室拜託事情……


不,是威脅我,這次是要我去偷總監的行程表,否則他會把我之前從電腦拿走影片的事情說出去。


然而在我拿到郵件內容並離開辦公室之後,一通電話打了過來。


剛從打開通訊器的Connor感覺到口袋的手機發出震動,他趕緊接起來:「媽?」

「Connor,妳媽受傷了,我們在往醫院的路上。」電話另一頭是Edward,他講話的語氣非常緊張。

「好,我等等就過去!」印地安男孩握著手機的手顫抖著。

「小子,你要去哪?給我乖乖找快遞交貨!」同時通訊器也發出了人聲。

Connor急忙地看了一下通訊器,又看了一下手機,最後他朝著平板大罵:「去你媽的,叫你的快遞來醫院找我!」說完他進去電梯,手指急躁地按著平板上顯示的1F,希望電梯能趕快到一樓。

電梯門一打開,印地安男孩直接往大門口衝。

「嘿,我要的包裹呢?」和上次一樣來收貨的女孩子看到Connor不理睬自己往別處走,她大聲地問。

誰要管那個工程師,他要跟那些聖殿騎士告密就告密吧!


我可不能不管我母親的安危。


一進到急診室的Connor在人與人之間趕穿梭,四處張望Ziio所在的床鋪在何處,直到他看到頭綁繃帶的Edward正對著自己揮手。

「發生什麼事了?」印地安男孩神情充滿擔心地問,也不時往坐在床上的母親看。

「有一個瘋子在你親戚跟他朋友來找我的時候闖進來要抓我,雖然Shay剛開始制住了他。」Ziio嘆了一口氣接著說:「可是後來又有一個不知從哪裡來的突然拿家裡的玻璃罐往James的頭砸下去,簡直是一場混亂。」

「我沒事的,倒是你媽被推倒的時候不只撞到櫃子還被玻璃割傷。」Edward苦笑著。

「嘿,我可以打擾一下嗎?」在公司大廳等待Connor的快遞女孩氣喘吁吁走來,手還拿著平板。她看見除了對方以外,其他人身上都多處都有包紮,於是驚嘆了一聲:「哇喔,這是怎麼了?」

Connor只是拿出通訊器,接著點了點:「你不是只是來簽收的嗎?這是那個工程師要我給你的東西。」

「喔喔,謝啦!」女孩也跟著拿著平板點了幾下,之後點頭離開。「保重啊!」

「你給她的是?」站在金髮青年旁邊的Shay探頭想看通訊器的內容。

「一些普通文件。」Connor收好那扁平的機器。

先是我自己,然後我母親跟Edward他們都被攻擊了。


這真的是非常詭異,到底是怎麼樣的原因會讓人們陷入瘋狂還去攻擊別人。


確定Ziio的傷勢沒有大礙之後,Connor回到公司繼續探索記憶的工作,但現在的他卻是坐在轉椅上無心地看著頭戴式Animus發呆。

「嘿,小夥子,」通訊器突然發出John的聲音。「可能剛才我的語氣有什麼不好的地方讓你不開心,但我還需要你繼續合作。」

「所以之前你藉著允許權獲得資料的事情,我通通不會說出去。」

「免了,你再去找人幫你賺大錢吧!」印地安青年悶悶地回應。「我幫不上忙。」

「還在不爽啊?」

「好吧,時間到了我們還是需要互相合作的。」

Edward還是把早上的事情回報給了Altair他們。


Ezio為了保險起見決定請我和媽暫時到老人會住,直到沒有同樣類型的攻擊事件為止。


老實說我很好奇這公寓的一戶到底有多少房間,整個空間到底有多大……


「Des跟Alex今年去英國蜜月旅行的時候在巨石陣找到可以變化空間的伊甸碎片。」Altair引領著Connor到對方的新房間。「後來Frye姐弟要搬進來的時候發現原本的空間太小,所以我就用那個碎片給這間房子做了一點改造。」

「何止一點,是很多。」幫忙搬紙箱的Haytham面無表情地說。「當初他的義大利小夜鶯還建議加一間唱歌專用的房間還有室內泳池,如果在加上那些設施恐怕還得加蓋二樓。」

「所以我才否決他,那些無用的設施會占掉其他人的房間,我們可不知道之後還會找到多少活到現在的古代刺客……」Altair有些頭疼地揉揉太陽穴。

「別忘了,還有聖殿騎士。」幽靈補充道。

「喂,收留你跟Shay已經是極限了。」梵黎特刺客皺起眉頭提醒。

「等等,」Connor聽到聖殿騎士這詞而警戒,他看著Haytham也跟著中東青年皺眉頭。「你是聖殿騎士?」

「這個嘛……以前是,現在不是。」靈魂一臉輕鬆自在地回應:「我現在可不會為了什麼陣營大義而去賣掉一個傻呼呼的社會新鮮人,而且現代的聖殿騎士可不會感謝我這個幽靈。」

「誰傻呼呼了啊?」印地安男孩不滿地回嘴。

「通常,Haytham會說這句話代表他在乎這個人,Connor。」Ezio從後面走過來輕拍對方的肩膀,然後閃過其下意識的反射動作。

「Huh?偉大的Ezio Auditore da Firenze又在開感情講座了?」Haytham酸溜溜地反駁想加進話題的義大利人。

「我這是在開導好嗎?」對方調皮地小吐一下舌頭。

花了好一些時間整理房間加上白天到處奔波,印地安男孩已經覺得自己精疲力盡,整個身體懶洋洋地攤在柔軟的沙發椅打盹。

也整理完自己房間的Ziio看到自己的兒子跟沙發快要融為一體,不禁偷笑了一下。

Haytham拿著兩個裝滿茶的馬克杯走向Ziio,眼見沙發上的光景也跟著露出笑容。

「女士,喝杯茶?」

「謝了。」

幸好沙發夠大,即便高大的印地安男孩攤在上頭,還能另外多坐兩個人在旁邊。

Ziio捧著馬克杯,她的眼中滿是感傷看著裡面褐色的茶水:「我丈夫在我們整理完新家的時候也曾這樣坐在一起喝茶。」

「Connor很早就失去爸爸,他在一次假日去山上的打獵小屋時死了,那時警察說是意外造成的火災。」

「那天開始什麼都變了,Connor不敢接受別人的接觸,他討厭並憎恨著他父親的同事Lee。」

「為什麼?」Haytham聽著女子講的故事,感覺有幾分熟悉。

「他覺得Lee故意不去救他父親,可是我知道他盡力了。」Ziio語氣滿是哀傷。「即便Connor長大,我一再跟他解釋,但他還是不諒解。」

幽靈露出了苦笑,幾百年前的他也是努力想跟自己的兒子說明一切真相,然而他兒子也是不能理解。

只是,他旁邊的這位女士永遠不會跟自己一樣,最後必須和自己的兒子拔劍相向。

「我相信他會理解的,你需要給他點時間。」他把手輕放在對方那雙膚色較深的手上。

「謝謝你,」Ziio聽見旁邊的打氣,露出欣慰的微笑。「你安慰人的時候真的很像我丈夫。」

你和你兒子也長得很像我過去的愛人跟兒子。Haytham充滿感傷地在心裡回應。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士和大男孩,瞬間以為隨著時間洪流而去的愛人以及兒子就坐在身邊。

幽靈還在沉溺在紅茶的香味、自己眼睛帶來的錯覺以及安慰女子之後的沉默,只不過在不遠處的牆後有人在竊竊私語立刻吸引他的目光。

「真溫馨,你應該拍下來做紀念。」

「噢!雖然你治好我的頭,可是也別把下巴壓在我頭頂好嘛,你這條蠢魚!」

「喔,我很抱歉,Edward。」

他的父親以及他以前的部下正在偷看著自己,這時的他覺得有些可笑地噗哧一聲。

「媽的,都是你!兒子發現我們了!」Edward看見自己兒子發現他們,氣憤地轉身捏了一下Shay的耳朵,接著調頭就走。

「噢噢!好痛!」人魚吃痛地捂著被捏過的地方並跟著金髮青年走掉。「嘿,哪有人被偵查到就丟下同伴的,你會失去同步!」

TBC
=====
後記:
現代康康依然對同姓的Lee有很大的誤解,私設現代的Lee和Ziio還有現代康爸都交情很好(((非常恰巧那個Lee名字也是Charles

Connor偷完總監去芝加哥的行程表之後距離結局估計就剩三分之一了

這部不打算寫太過長篇,不過現代劇情的內容會跟原本在遊戲遇到的一定會更不一樣

下次一定是番外,可能是傻白甜向

最後,祝各位白色情人節快樂!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