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重發】加勒比海惡魔(Shay/Edward,ABO注意)

前言:
增加了一些篇幅決定重發,感謝@芹子鱼太太建議! 
ABO設定(有加上私人設定)、時間以及年齡操作、OOC有
CP:Shay(Alpha) /Edward(Omega)
然後,背景是海盜AU,而且這是沒有車的ABO文

更改設定:
1、原作已亡角色存活
2、Kenway父子為堂兄弟關係,Haytham是Edward的堂弟
3、無刺客及聖殿騎士陣營

=========

小夥子們,今天我要講一則故事,一則充滿傳奇的故事。
曾經,我自認我是七海之中最要命的渾蛋,然而這人讓我大開眼界……


拿索長期缺乏抑制劑和治療疾病的藥品,以致於瘧疾肆虐、Omega的居民因發情期的到來無法正常生活。又由於黑鬍子不想依賴英格蘭的物資,海盜的國度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在尋找過西班牙的沉船、發現跟著其沉入海底的藥物都無法使用之後,黑鬍子決定去搶奪英格蘭的船隻。

Edward為了保護對方也跟了上去,然而他卻也陷入了更大的麻煩。

在登上英格蘭軍艦時他遇上了分化階段,而且還是分化成了一個Omega。

「唔……」金髮青年額頭冒著冷汗,並以雙劍插在甲板上支撐著全身的重量,身體散發著一股朗姆酒獨有的蜜糖香味吸引到了附近Alpha體質的士兵以及水手注意。

同樣也是Alpha的黑鬍子聞到對方發出的氣味心中大呼不妙,身為對方的兄弟他克制住想標記其的衝動,並且試圖想阻擋想要靠近自家兄弟的其他Alpha。

「Edward!快回到船上!」大副Adéwalé在安妮女王復仇號上大喊著:「你分化了,會有危險的!」

「我……」Edward咬緊牙根勉強讓自己站直,當中身體還差點因為無法平衡倒下。

我看過他輕鬆的解決甲板上的士兵,像人間惡魔一般的作戰……

「才不會被你們這些雜碎標記!」金髮海盜碧藍的雙眸露出堅定無比的眼神,朗姆酒的香氣在他嘶吼的同時變得辛辣刺鼻,就如同在軍艦上所有的Alpha會發出的味道一樣帶有侵略性。

他轉身一刀解決了站在後頭的英格蘭士兵,接著又把另一把刀插進一位手拿斧頭的壯漢頭顱裡。

Edward的兇悍舉動嚇醒當場除了黑鬍子以外的任何一位Alpha,然而卻也同時鼓舞了在甲板上的海盜們使他們繼續專心在戰鬥上。

「繼續把這艘船給我搶下!」身為這名Omega的兄弟,黑鬍子舉起刀大喊。

最後,英格蘭軍艦的船長死在金髮青年的火槍之下,他臨死前的面孔帶著無比的恐懼,恐怕是沒想到自己居然會被應該柔弱無助的Omega給殺死。

「剛剛還真是好險!」歷經驚險一戰的Edward趕緊灌下一瓶水手們在船上搜刮到的抑制劑。

「不是好險,你是在送命,Kenway!」黑人大副臉上顯著怒氣斥責。

「但我還是活下來了,不是嗎?」

他用高超的航海技術以及指揮能力攻下加勒比海上一艘又一艘的戰艦以及一座又一座要塞,再囂張跋扈的軍官看見他的身影都會跪著向他求饒……
他帶領海盜們走向繁榮,把英格蘭和西班牙的強大艦隊打回他們自己的國家。
後來無論是誰,只要是來過西印度群島的人都稱他為"加勒比海惡魔"。

直到某天,有個不怕死的人奉英格蘭一名爵士的命令遠從大西洋的另一邊駕著血紅色帆布的船來挑戰他。


「船長,有獵船!」水手慌張地在甲板上大呼小叫。「她往我們這開過來了!」

獵船?Edward疑惑地拿出望遠鏡看。自從把英格蘭和西班牙海軍趕出西印度群島之後,已經根本沒聽過或是看過賞金獵人的船隻出現在海上。

果真有一艘掛有腥紅帆布的橫帆船在遠處的海面上,並且正朝著寒鴉號快速駛來。

「滿帆!我們去給她一點顏色瞧瞧!」金髮海盜大聲地下了指令。
當然,惡魔他毫不費力的擊敗了這不要命的小夥子。

即便對方的船隻戰備齊全且比其他船隻還要進步,但歷經百戰的寒鴉號終究還是敵過了她。寒鴉號的船員一如往常地俘虜了上頭的水手,而船長則是將對方的船長綑綁在甲板上進行談判。

「我以為英王已經徹底放過海盜了……」Edward拿火槍指著黑髮青年的額頭,一臉好奇地看著那傷痕累累的人。「老兄,他是拿出了多少錢讓你敢拚死也要挑戰我的寒鴉呢?」

「不是國王叫我抓你的,是你堂弟-Haytham。」對方面對槍口卻毫無恐懼地回應。「他很擔心你……」

「喔不!」聽到來捉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堂弟,金髮男子臉色變得非常難看。「早知道不該跟那小夥子多說什麼的!」

總是會無情殺死獵船船長的他難得認為這名挑戰者非常有意思,所以放過了他並允許其暫時在大伊納瓜養傷。

Edward在前些日子寄信給自家堂弟,其中也有提到自己分化成Omega的狀況。他忘記Haytham對於自己就有如親生兄弟看待、在他還沒出海前總是無微不至的照顧著自己,想當然在得知自己的堂哥成為了Omega之後,對方肯定會非常擔憂。

然而在英格蘭,Omega是被控制行動而且備受歧視的,在大西洋另一邊自由習慣的他可不想讓自己被關在小房間裡,後半生只能望著外頭想念以前在大海上的日子。

可是他也不能一槍解決了自家堂弟的下屬,對方只是奉命行事,而且他的堂弟也是出自關心才派人找他。

海盜在大宅的一道房門前徘徊,腦袋開始規劃如何打發走那名下屬的計畫。

在房門的另一邊,Mary正在給黑髮青年包紮。

「他堂弟一定是異想天開才會叫你來找他,」她皺著眉頭唸道:「認識他的人都知道誰都不能動搖他的決定。」說著說著,她把綑綁繃帶的力道加重。

「嘶……大哥你下手輕一點!」青年哀號著:「你們海盜都這樣對待傷兵啊?」

「對兄弟們都習慣這樣的力道了,抱歉啊,Shay!」Mary趕緊放輕施加在對方手臂上的力氣。

「沒關係……是說這位老兄,你知道是什麼原因一直讓Edward想待在這裡嗎?」

「我們海盜起初為了互相照應,哪管這人是Alpha、Beta還是Omega都一視同仁。我們可不玩Alpha才是社會頂層這套,誰只要能帶著兄弟迎向財富、榮譽、自由,那個人就會是人人傳頌的海上傳奇。」

「Edward自從遇上分化階段、得知Caroline得病去世之後,他整個人都投入在解放海盜上,而且他也做到了。」

「誰也不會放棄自己一手努力得到的自由,你說不是嗎?」

惡魔見這個愛爾蘭人仍然不放棄來到加勒比海的目的,後來他訂下了一個約定-若是小夥子打贏了自己,他就讓對方把自己帶回英格蘭。
於是那小子開始鍛鍊自己,不斷找機會挑戰。


Shay被Edward壓倒在地,刀尖就插在自己眼前不遠的木質地板上。

「哈哈哈!這個月第幾次啦?」

「我看你還是放棄吧,愛爾蘭小子!」

整個酒館充滿著海盜們的嘲笑聲,只有金髮男子無奈地看著他並靠在耳邊小聲鼓勵著:「再好好鍛練,我等你。」

就在這時,黑髮男子似乎感覺到自己心跳開始加速、甚至有想要狠狠標記對方的衝動,但他立刻就將這些生理上的異常壓制下來了。

他繼續冒著生命危險找惡魔較量,對方也不厭其煩地接受他的邀約。


Edward一直很不解,既然Shay是個Alpha又知道自己是個Omega,那他怎麼不用Alpha本身的生理優勢將自己帶回去英格蘭向Haytham交差。

莫非對方是懂得用欲擒故縱的手法?

還是其實他已經跟自己日久生情了?

想著想著,金髮海盜的腦海裡突然浮現那被刀疤劃過右眼的臉龐,朗姆酒的淡淡香氣從自己身上散方出來、體內突然有股奇怪的騷動。

他驚覺自己身體的異樣,趕緊甩頭試圖想要打散在腦中的影像並自我解嘲著:「怎麼可能?誰會喜歡我這種Omega?」

「船長,該上船了!」恰巧房間外頭的Beta水手在催促著自己。

就在數場的敗仗之後,愛爾蘭小子在海上跟那位惡魔來了一場最後的對決。

架著紅帆的船隻跟上了寒鴉號,接著上頭的船員以及船長紛紛跳上了甲板,然而寒鴉號的船員們居然只是無奈地望向他們自己的船長。

「Cormac船長,又要來找苦吃了嗎?」Edward將掌舵的責任交給身旁的大副,然後自信地笑著走向黑衣青年。

對方一邊抽出雙刀,一邊苦笑著:「Kenway船長,你知道如果我不帶你回去,我也不好跟團長交代。」

「我知道你向來很聽我那親愛的堂弟的話,不過……」金髮海盜也跟著拿出武器,然後甩了幾下:「照樣老規矩,打贏我,我就跟你走。」說完,他擺出準備好打鬥的姿勢。

黑髮男子一個瞬步將刀向前刺去,對方立刻用手上其中一把軍刀擋住接著用腳將前面的人踹開。

金屬不斷地擦撞以及手腳相互過招,兩人打得難分難解,在甲板上的水手們都看得目瞪口呆。

「我的天,Shay那小夥子居然可以跟Edward打得那麼久!」戴著帽子的大副站在紅帆船隻上看著對面船隻的情形驚嘆著。

海盜發現了青年身上的破綻,他一個踢腿把對方弄倒在地,然後笑著把刀舉在其的面前:「你又輸了。」

「不,」Shay跟著露出笑容,接著一個翻身朝對方的小腿一記掃堂腿使其也倒在地上,然後壓住了金髮青年。「是你輸了。」

「哈哈哈!!」Edward突然大笑起來。「真是妙招,Cormac船長!」

那小夥子總算是用自己的實力戰勝了對方。

「雖然我說我會跟你走,可是我不想回到威爾士被關在房間裡。」Edward坐在船長室的木桌上嘟囔著。「煩死了,為什麼我是Omega?」

「可是你不能總是喝那些抑制劑,那真的很傷你的身體。」Shay擔憂地注視坐在桌上的海盜。

「Shay……」

「怎麼?」

「是不是被標記了就不用繼續喝抑制劑,還不用怕發情期?」金髮海盜有些猶豫地問。

「是的。」對方點了點頭。

「那……」黑髮青年看到眼前的Omega一一解開身上的皮甲然後扯開裏頭的衣物,接著對方堅定地與自己的眼睛對視並邀約著:「你來標記我吧!」

「等等,你說什麼?」Shay覺得自己是否一時沒有聽清,他驚訝地向金髮海盜再次確認:「你是認真的?」

金髮海盜起身走到黑髮男子面前,雙手環住其的脖子,身體開始散發出朗姆酒的甜香。

「你沒聽錯,標記我。」說完,兩個人便擁吻在一塊。

在那之後,"加勒比海惡魔"決定向他的船員們宣布隱退。
因為那愛爾蘭小夥子用毅力打動了他的心,從此之後兩個人在大納伊瓜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嘿,Edward你很會破壞我講故事的氣氛!」被小孩們圍在一圈的黑鬍子轉頭看向門口。

金髮海盜聳肩並笑了笑:「真的就是這樣啊!對吧,Shay?」

「是,然後我親愛的Edward,你的堂弟問你什麼時候要回英格蘭一趟?」黑髮青年摟著對方的肩膀。

「下個月,我們一起。」

聽過"加勒比海惡魔"傳說的人們一直都不知道,這個惡魔其實是個非常堅強的Omega,而他有一個愛著並關心、尊重著他的Alpha。

END
=====
後記:
總覺得黑鬍子如果還活著的話,應該會拿身邊的海盜故事講給村子裡的小朋友聽吧
所以故事的開頭就有參考遊戲預告XDDD
如果Edward是個Omega,那他應該會是用堅強的意志力讓自己不會被標記的Omega
以他的性子絕對不會任別人把自己關起來,而且還會盡自己的力量讓自己自由
這篇不是想要懟誰,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寫寫看ABO文

偷偷問一下,如果把車放在P網大家可以看到嗎?如果可以看的話,我會放在P網在給網址
還是說有其他網站可以放車的(乖巧

评论(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