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魔法師AU】組織的未來堪憂

前言:

最後的小段子為ShayXEdward(依舊親情向)

這次以甜不辣的日常為主(#

私設很多的魔法世界AU

人物是育碧的,OOC歸我(飛奔

=======

Monro是一名魔法師公會的高階幹部,而Shay要正式成為他的助手以前必須經過會長同意。 但會長似乎是個大忙人,這幾個月下來人都不在公會,甚至人還跑到國外去,一個準備好要跳槽的菜鳥都快等成老鳥了。 

直到Shay看見紐約的街道被秋風染紅的樹葉妝點的時候,這位忙碌的會長總算是肯露面見人。

 「Kenway大師才剛辦完養父的喪事,所以待會請你講話注意一點,千萬不要刺激到他。」臉上掛著八字鬍的男子手裡抱著一大疊文書資料並且快步走在長廊上引領Monro和Shay。 

「呃,好。」黑髮青年有些不知該如何反應只是點點頭。 

「Charles對會長非常尊敬,所以關於他的事不免會激動點。」身旁的人拍拍他的肩膀:「用平常心面對會長就可以了。」

 當三人踏入會長的辦公室時,Shay感覺不到坐在辦公桌後面的人是剛歷經喪親之痛的,而且那灰藍的雙眼在打量自己時還帶著可怕的寒光。

 「Shay Cormac,是嗎?」身著深藍西裝的男子站了起來並用手勢要其他兩人離開。 待Charles關上了門,男子才走到Shay面前,他雙手放到背後、眼睛像老鷹盯著獵物般凝視眼前這位黑髮青年:「我從Monro那稍微打聽了一下你,之前是Achilles的學生後來因為理念不合離開,最近清理了不少在紐約用魔法作怪的流氓。」

 「而且對於古文明有些研究?」

 「是、是的。」Shay回應的語氣有些緊張。

 「很好,我們非常缺了解古文明的人手。」對方忽然伸出手:「Haytham Kenway,弗吉尼亞公會會長。恭喜你成為我們的一份子,Shay。」

 「謝謝,還請多多指教。」心情非常不自在地跟著伸出手握住,Shay並沒有從男子的話語中感覺到任何的友善。 

從新上司的視線脫離之後,他才想到現在還是秋天,身上的風衣根本擋不住對方那如冷風刺骨的眼神。 

新進的成員開始為自己將來的工作生涯感到煩惱。 

「嘿,新人。」 Shay注意到暗處站了一位戴著帽子的男性,他仔細看才認出對方是幾週前在小巷被惡霸痛毆的Gist。 

「快點!」 

「馬上來!」 

從會長的氣質以為這是氣氛多嚴肅的公會,結果交誼廳的濃烈酒氣跟男人的咒罵聲打破了他的想像。

Gist帶著Shay認識在交誼廳的人們,順便講了些公會的八卦,大多都是他們會長的。 

原來Haytham的親生父親是曾經轟動整個加勒比海魔法師界及海盜界的Edward Kenway,可惜在10年前就死於刺殺,許多人都認為兇手就是他現在的監護人—Reginald。

 魔法師對於和普通人共存的理念被分歧成兩派已經是自古以來的問題,而正好Edward和Reginald互相處於對立的那派,這難免不讓人懷疑起來。

 來到北美創立弗尼吉亞公會據說是Haytham報仇計畫的一部分,為的是讓Kenway家的財產不完全被Reginald控制。但比較確切的原因,則是為了發掘其他未完全研究完畢的古文明遺址。 

另外,他剛來到北美的時候就娶了一位居住在當地森林的德魯伊,不過因為他太執著在公會上的事務而被女方娘家給趕了出去。

 這些消息皆來自於會長的管家Holden,平常Haytham沒給他什麼事做,只是要他好好跟公會的成員們打好關係、打理公會的雜務,於是這位管家就成了成員們最好的八卦來源。

 「如果外頭那些黑幫小弟打累了,可以跟我們多聊聊。」

 「在路上有看到什麼大波美女也可以跟我講一下,菜鳥!」

 「閉上你的鳥嘴,Hickey。」

Shay不禁開始懷疑Haytham收成員的標準,並深深地認為全公會有再認真做事的大概只剩下Gist跟Monro了。但公會的風氣再怎麼混,也總比達文波特公會會長放任手下去傷害無辜的人好,他在心中這樣安慰自己。

 紐約秋天的天氣非常不穩定,傍晚Shay正要從公會總部離開時他看見窗戶外頭下起了大雨。一大早就匆匆出門的他幾乎什麼都沒帶上,只好對著窗外乾瞪眼。 

用羽毛弄個防護罩頂回家應該不是個好主意,可不是每種能力製造出來的都能遮住那傾盆大雨。他能夠想像頭頂一大片被浸濕的羽毛滲出水珠並滴到自己的頭頂。 

家裡還有個金髮小毛頭等著他盯作業,想到這裡Shay心裡開始煩躁起來,期望雨能夠盡快停止。 

「老兄,你知道Shay在哪嗎?」

 「喔,他在那。」

 「Shay!」 Edward拿著兩把傘朝Shay的腰部撲抱過去,一時力道沒控制好差點害對方站不穩腳步。 

「我給你帶傘來了,很棒吧!」 

「確實很棒,Edward。我們該回家了。」 

「嗯!」

 看著Shay把Edward抱起來然後笑容滿面的走出交誼廳,躺在沙發上的Hickey懶洋洋地揮舞酒瓶大聲嚷著:「有兒子可真好啊……嗝……」 

「是啊,我也想要這麼乖的兒子給我帶傘!」

 似乎被誤會了呢,Shay。 

END

======

後記:

恭喜鱈魚喜當爹((#

突然想寫點關於甜不辣的日常,3代跟叛變的聖殿比較有親和力wwww

每個短篇都會藏些彩蛋在裡面,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彩蛋就是了(O

也謝謝大家的評論和喜歡~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