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蒙:我不會唱歌真的

AC相關創作放置處,偶爾放點別的w
CP雜食,主吃:EA、HC、SE
歡迎勾搭

【AC,魔法師AU】難題

前言:

ShayXEdward,偏親情向(O

私設很多的魔法世界AU

人物是育碧的,OOC歸我(飛奔

=======

 時間過得非常快,Shay在紐約定居已經兩年了,他的魔法師學生Edward也從男孩長大成了青少年。 

然而,最近Edward對Shay跟Finnegan夫婦總是遮遮掩掩的,有時還會沒原因地沉默寡言,不然就是胡亂發起脾氣。雖然Cassidy總一臉笑笑地解釋說這是孩子成長的必經過程,但第一次遇到家人經歷這樣的階段,Shay還是非常懊惱。 

訓練經常因為Edward不配合而中斷,要不就是看見他和外頭的陌生人在街上打架。 

「能不能跟我解釋你最近發生什麼事了?」Shay拿著沾有碘酒的棉花棒擦拭少年臉上的擦傷,嘴裡一邊質問著:「平常都很喜歡訓練的,怎麼最近都突然說不想練習就練習?」 

「疼……一天到晚就是訓練,我什麼時候才能當一個真正的魔法師啊?」Edward皺起眉頭並惱怒地揮掉貼在臉上的棉棒:「老是跟你比劍、瞄準那些稻草人,我都快膩了!」說完,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走掉。 

「等等,Edward!」完全不解自己說錯什麼的Shay一臉驚訝地看著對方甩門出去。 

現在青少年都這樣嗎?Shay疑惑著。 

自己以前剛成為魔法師學徒也沒脾氣這麼差,雖然偶爾還是會在酒館裡鬧事,最後被Liam拖走。至於討厭練習這點,他不得承認自己曾經跟現在的Edward很像。

「呃啊……」男人痛苦的呻吟和噴濺在身上的血液將Shay從早晨的回憶拉回到現實,Haytham將陷入腐屍頸部的右手拔出然後將沾在手上的血隨意甩掉。

「你聽到了吧,他們的老大在豪宅裡。」會長冷冷地看還傻愣著的成員:「這次我們得把猛蛇的頭給斬斷了。」說完,頭也不回地往街上跑。

Shay隨後跟上,並隨口問:「先生,您剛剛用的魔法是?」

「腐蝕還有生命,人學會的魔法多跟遺傳有關係。」對方回答的聲音毫無起伏:「你以為這公會會用兩種以上魔法的人只有你嗎?」 

「在那之前……是的。」 

「我想這不是重點。」

「我知道,這次我們必須要斬草除根。」話說完,Shay內心忽然生起不安。 

趁著政府的魔法師圍攻宅邸,他繞過大門並化身成渡鴉從圍牆潛入。飛到了屋頂,他看見Edward也在前方。

對方似乎是認出自己,他趕緊撬開了玻璃窗,然後跳下去。

過不久,屋內傳出人們吵鬧聲及物品碎裂的聲音。

「盒子被搶走了!」是Hope的喊叫。 

「我去追回來!」而這是Liam的。 

「喔不,這小子!」Shay大呼不妙立刻飛進屋內,憑著現在Edward的身手絕對跑不過兩位曾經是自己導師的魔法師。 

不料到裏頭居然被施放結界,化身成渡鴉的Shay被迫變回人形,整個人直接摔在木桌上。

忍痛從碎開的家具上爬起,從餘光看到熟悉的人經常穿的靴子在旁邊。

「今天的訪客可真多,不是嗎?Shay?」

「Hope……」 女子彎下腰拿走Shay的面罩,輕輕細語:「是你逼我的。」接著她走到開場的大門邊,手裡舉著一團墨綠色的氣體往地面扔下。 

煙霧朝四周散開,Shay摀著口鼻緩緩往後退。 

另一頭,Edward躲在暗巷捧著盒子喘息,他欣喜地撫著上頭的紋路:「總算是甩掉那大叔了。」 

「哈哈……把這盒子拿到公會,Shay就會認為我能夠當真正的魔法師了吧?」 

「小鬼,這可不是你可以淌的混水。」 

「該死!」

 好不容易從充滿毒氣的室內爬出來,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的Shay看見Hope站在不遠處。

而更讓他驚訝的是,Edward竟然被對方五花大綁抓在手邊。 

「Liam抓住他花了一些時間,看來這小老鼠跟你一樣有潛力呢……」Hope更用力扯住少年的金髮:「相信把他帶回達文波特的總部再教育,肯定比你還要有能力。」說完,她朝Shay扔了毒鏢,然後將人扛起來逃走。

「唔!Edward!」被射中的Shay感覺到心臟跳動起了變化,他撐著意識跟追。 

所幸對方身上多帶一個人跑得不遠,Shay直接在不遠的巷子裡撲倒了女子。他趕緊將Edward解綁,然後搜走藏在Hope衣物裡的藥瓶。 

「想不到你沒殺了我,Shay。」Hope看著對方喝掉解藥,她冷冷地笑著:「你替那些人工作真的是在浪費你的才能。」 

「我不想讓小孩看到血噴的到處都是。」Shay將少年護在身後:「而且,我認為我在你們那才是真的浪費才能。」 

「哼……題外話,授勳爵士已經帶著盒子往下一個神殿去了。」女子用不屑的眼神看著兩人:「雖然多了這隻小老鼠的插曲,但我已經替他們爭取到許多時間。」說完,她的嘴角忽然溢出鮮紅液體,胸口忽然腐蝕出一個血紅的窟窿。 

Hope緩緩地倒下,而站在後方的正是面無表情的Haytham。 

「看來那女人跟你說了不少情報,但我們的目標還是要斬草除根,Shay。」他踢開屍體,雙手背在身後:「時間不多,明天一早我們就得出發追上他們。」 

「發生什麼事了?」一直被擋在背後的Edward試圖探頭去看,神情有些難看的Shay趕緊轉過身繼續擋住並搖頭:「沒事。」 

Shay回到家都還是沉默著,讓Edward非常不解而且擔心。直到在房間,兩個人坐在床上,黑髮青年才注意到自家學生面對自己一直都呈現欲言又止的表情。 

「那個……」 

「Edward,說吧!」 

金髮少年低下頭不好意思地說:「白天的事情,我很抱歉……」

「我以為我可以幫你的,結果反而幫了倒忙。」 結果對方的回應是伸出頭揉揉他的金髮,而且笑容非常溫和:「你並沒有幫倒忙。」

「只是有些事……算了。」 

「可是……!」Edward又想說些什麼,可是Shay卻搶在他說完之前抱住了自己。 

少年感覺到抱著自己的人正瑟瑟發抖,然而卻又說不出什麼能夠安慰對方的話。 

之後還得追上Liam他們並把盒子找回來,他大概又會要聽著會長的命令去面對並斬除更多人命。原來改變世界、和昔日的戰友們對立會需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Hope倒下的畫面一直在Shay的腦海中重復著。 

他只是單純不想要讓里斯本的事情重複發生而已,但卻要面對這麼多難題。 

「Edward,等你成年之後,我不希望你加入弗吉尼亞。」 

「為什麼?你在那不是幫了很多人,還打敗很多惡霸嗎?」 

「幫助別人不一定要加入他們,你現在就能幫我了。明天我會要離開紐約,在我回來之前幫我照顧Barry跟Cassidy。」 

「我會的。」 

「等這一切結束、我回來紐約,就讓你當我的大副,我們一起去加勒比海。」 
END

======

私設:

關於盒子的設定,它比較像是潘朵拉的盒子。

盒子需要使用電才會開啟,顯示的地圖位置全是古文明時期被封印怪物的所在位置。

由於大部分怪物體型都很巨大,所以解開封印的時候幾乎都會發生大地震。

======

後記:

海參大概除非對手是親人,對其他人都還是很無情吧(望

如果是他殺了霍普,大概謝伊有可能會動搖之類的wwwww

這次想寫小德華的青春期煩惱又想寫老謝的劇情,腦袋超混亂的啊QWQ

之後有機會來修一下這篇文筆的部分OTL

最後,感謝這次大家不嫌棄地給予評論跟愛心

评论(2)
热度(8)